[导读]:本文(《江西乐平疑现“一案两凶”:律师阅卷受阻》)由来自瑞安的客户投稿,并经由本站(中国律师库)结合主题:律师一个月能挣多少钱,收集整理了众多资料而成。主要记述了黄志强,乐平,方林,法律,法制,违法犯罪等方面的信息。相信从本文您一定可以获得自己所需要的!

今日招聘信息推荐——

中国十大名牌 钻石陶瓷专卖店

高薪招聘精英业务员数名

底薪加提成加年终奖

疑似“真凶”出现近一年七个月后,15年前江西乐平奸杀碎尸疑案的多位申诉律师,从5月11日起到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查阅当年案卷。但如今,律师们在法院门口已坚持13天,要求阅卷的权利仍未实现。

律师一个月能挣多少钱,江西乐平疑现“一案两凶”:律师阅卷受阻

2000年5月,乐平中店村发生一起抢劫、强奸、碎尸案,当地绿宝超市老板蒋泽才及一女子郝某遇害。村民黄志强、汪深兵等五人被认定为凶手。此后,五人中除汪深兵“漏网”外,其余四人均于2006年被判死缓,目前仍在服刑。

但家属认为本案存在多处疑点,如本案的4被告人中,3人有案发时不在现场的证据,定案的证据与4被告人供述矛盾,警方也承认未提取到有价值的物证。多年来,家属一直到南昌、北京等地上访申诉,至今无果。

2013年10月,在本案“尘埃落定”7年后,涉嫌制造4起命案、10余名女性被侵害的嫌犯方林崽,在法庭上坚称他是2000年那起奸杀碎尸案的真凶。但江西司法机关至今未启动复查。

2014年6月,此前“漏网”的汪深兵被抓一年后又被取保候审,这也被律师看成是本案重审的重大信号。

如今,汪深兵取保候审即将期满,是否再被羁押?本案是否会启动复查?申诉律师何时阅到案卷?仍将持续关注。 2014年6月19日,取保候审的汪深兵在家中抱着女儿。

多年前,当江西黄志强的父亲和同村的方林崽一起抽烟时,绝不会想到,眼前这个同村的“老实人”,竟在若干年后自称是一起恶性案件的真凶。

在那起发生在2000年的特大刑案中,黄志强被认定为凶手之一,终与其他3名“共犯”被判处死缓。

2012年,方林崽因涉其他案件被抓,而后明确指称自己才是黄志强案的真凶。这对黄志强等人来说,无异于曙光突降。

但据澎湃新闻了解,截至目前,当地仍未启动案件再审程序。不过,“漏网”的汪深兵被抓一年后,于2014年6月被取保候审。律师将之解读为:这或许表明方林崽被追加指控的可能性大增,重审翻案的契机或将来临。

只是,在命运的折转中,黄志强等人已入狱了近13年。

主动认罪的“真凶”

方林崽的“秘密”,或许还能瞒得更久。

直到2011年12月4日深夜,乐平市一名三轮车女司机被劫持,女司机丈夫报警后,47岁的方林崽才被抓获。

但经调查,答案让所有人意外:他还是多宗强奸杀人案的真凶。21天后,乐平公安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2004年以来发生的十余女性被侵害、4起命案成功告破,方林崽涉嫌绑架、强奸、猥亵、抢劫、杀人。

那是一段让当地女性惶惶不可终日的岁月:被害女性年长的有五六十岁,最小的只有十来岁;工具多为绳子、斧子或尖刀;先从背后勒住被害人颈部,致昏后再强奸或猥亵,若遇反抗则残忍杀害。根据当地警方的调查梳理,这是方林崽作案时的基本路数。

对此罪行,方“交待了全部”。可在他交待的案件中,还有一起发生在2000年5月23日的命案。

这似乎不该出现在方的供词里:这起造成两人死亡的恶性案件,早在2006年就已告一段落。当时,法院认定的5名被告人中,黄志强等4人均被判处死缓。时至2013年6月,一直在逃的汪深兵也被抓获。

似是一位“不速之客”,方林崽突然闯进,使这起早有定论的案件再生波澜。

2012年4月21日上午,戴着手铐的方林崽到乐平市赣东北大市场指认现场,看到同村的村民邹某和黄某,他勾勾手,示意两人过去。

“等我靠近时,他突然说‘绿宝超市的老板是我杀的’”。邹说,说完这些后,方立即被警察捂住嘴带走了。

在2013年10月30日的庭审中,方林崽再次供称2000年的那场命案是其所为。

“人是我杀的,你们为什么不查?”面对方林崽的问题,审判长回应称,公安和检方已经做过笔录,查过了,“没有这个事”。

但有一则尚未被官方证实的消息指出,2014年前,警方提取了受害者父母的DNA后,亦确认方所指认的尸体确为被害人。

审了3年的命案

方林崽口中的命案,案发时影响颇大。

2000年5月24日,乐平市中店村的湿地荒草里,有村民偶然发现了当地绿宝超市老板蒋某的尸体。很快,与蒋同行的失踪女子郝某的一只手臂也被发现。

据当地媒体报道,直到2002年春节前,在警方的一次清网行动中,才发现一个名叫程立和的人可能与此案有关。

同年6月,中店村的黄志强、程立和、方春平和程发根都因涉嫌抢劫、强奸、杀人罪被逮捕,同村的汪深兵也被认定为嫌犯之一,只是当时并未抓获。

2003年7月7日,景德镇中院一审判处4被告人死刑。

根据判决书的描述,当日(2000年5月23日)23时许,程立和、黄志强、方春平、程发根、汪深兵在中店村“无天底”田间小路上发现被害人蒋某、郝某时,上前索要钱财,被害人不从,争执中汪深兵一刀砍在蒋头部,郝某见状逃走,汪深兵追赶。其余4人便各持凶器朝蒋头部、身上乱砍,致使蒋当场死亡。随即,5人先后对郝某进行轮奸。为灭口,程发根又找来绳子勒郝颈部,其余4人按住郝,将郝勒死,后抬到附近树林掩埋。为灭迹,次日中午,5人抽签决定顺序后依次持刀将郝碎尸,并将尸块装入塑料袋各自拎走四处抛散。

一审后,4名被告人均提起上诉。江西高院也认为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4被告人口供前后有明显不一致,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

景德镇中院依旧维持原判。

直至2006年5月31日,江西高院终审认为,原判对4人的罪行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鉴于本案具体情况”,改判4人为死缓。但“具体情况”为何,判决书并未明示。

2013年6月,逃亡11年的汪深兵在南昌被抓获。

被否决的“反证”

多名参与过本案的律师认为,本案疑点颇多,其中最明显的就是4人都没有作案时间。

比如说黄志强,律师称案发时他其实是在家睡觉。方春平则在家看电视。

汪深兵的家人清楚记得,汪十七八岁时就外出打工,“5.24案”发生时,他正在福建晋江拉黄包车。在他们看来,汪和其他被告人也不是很熟。

据见过汪的律师称,汪深兵还是从家人口中得知警方在抓他,但对案情一无所知。

拥有不在场证据的也不止汪深兵一人。据其他几名被告人的家属回忆,程立和当时也在福建打工,这一点可由其堂叔和朋友作证。

程发根则在景德镇打工,案发那天还去买了摩托车,当时留下了定金便条。第二天,他嫌摩托车声音不好听,没买成,随后去了景德镇曙光路的银行取钱。这些,其律师也取了证。但程父称,办案人员后来认为,两地间开车只需一个小时,依然有作案时间。

不在场证明并不是“反证”的全部。

据澎湃新闻了解,按照尸检报告,被害人蒋某的创口都较规则地排布在头部右侧,且有7处钝器伤。这和黄志强四人所供述的乱刀砍死有很大出入。

案卷材料显示人作案时没有戴手套,但现场收集到3个兔牌烟盒和27个烟头,此外还有毛巾、红色上衣、高跟鞋、摩托车等物,但警方均未提取指纹。

当时的辩护律师还称,公诉机关认定黄志强等5人对郝某分尸,但除狗叼出的一段手前臂外,至今未能找到关键的人体部位,被告人指认的分尸、抛尸地点也均无发现。

2002年8月,在案件宣告告破两个月后,乐平公安在一份《说明》中也承认本案“未提取到有价值的物证”。

更难解释的是,如果根据判决书,案发次日警方勘察命案现场时,4名被告人竟在距现场不到400米的树林里分尸灭迹。

从不恐慌的12年逃亡

2014年6月19日,被取保候审的汪深兵终于踏进了12年未归的家门。上一次离家已是12年前,他躲过了十几名便衣警察的围堵,仓惶而逃。

亲属和邻居们都在院子里等着他,他姐姐还特别准备好了红色的上衣鞋子,换上新衣的汪深兵满眼通红。父亲忙着给院子里的男人们散着烟,脸上挂着的仍是儿子归来后的喜悦。

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汪深兵说,逃脱在外这么多年,他虽时常感到压力,但从不恐慌。“没做过的事,怎么会恐慌?”他说,自己是想等着案子平反后再回来,不料还是被抓。其间,他最担心的是日渐老去的父母和渐渐长大的女儿。

这么多年来,陪伴汪深兵的还有那一桩桩被平反的案件新闻。“我经常会上一些法治网站,看一些案子的报道,如浙江叔侄冤案、湖南唐慧案,这些都是轰动性的新闻。”他说,这么做也是为了了解更多的法律知识,才能知道怎样保护自己。

虽然现在回了家,但汪深兵知道,这种自由只是暂时的。“以前村里人可能会戴着有色眼镜看我,现在也只是取保候审,只有等案子真正公开平反,我才会感觉尊严找回来了。”他认为,这些“需要的只是时间”。

回家的那天,等热闹散去后,他骑着电动车,载着女儿去理发。“既然回来了,就先从头开始。”

卖房抵地去申诉

虽然没有当庭见证方林崽“自首”,但被告人家属从律师口中得知此事后,又一次燃起希望。

黄志强、方春平、程发根都是家中长子,案发时均已成家并育有子女,就连年龄最小的程立和也有稳定的家庭。

他们被逮捕后,四位年迈的父亲则背负起了儿子们留下的重担,除了养活孙儿,一赚到钱他们就拿去请律师,向各级法院申诉。

黄父说,这十来年,案子跑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常年辗转于乐平、景德镇和南昌,他都不记得跑过多少个来回。“光请律师就花了十多万,也没心思干活,还是儿子的清白要紧。”

早年,他家里还有些地,但为了给儿子请律师,地都抵了出去,老房子也卖了,一家人的生计全靠他打零工,老伴做手工活一个月也能挣个两三百元。

方春平和程立和的父亲都是年过六旬的老人,程发根的父亲已经72岁,他们每年都要到北京一到两次,每个月到景德镇、南昌数次,成了上访专业户,家里也已“山穷水尽”。

但即使这样,他们也不愿停下来。“每次与儿子通话,他都催促我赶紧申诉,不然方林崽被枪毙的话,他们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翻案待何时?

能否重启案件调查,是黄志强等人最为关心的问题。

据澎湃新闻调查,2013年6月汪深兵归案后,乐平市公安局对汪深兵进行了侦查,但案卷材料于11月13日送至乐平检察院后,却被乐平检察院于12月26日退回补充侦查。

退补提纲中要求对汪深兵的作案时间,与程立和等四人关于作案细节、作案使用工具的矛盾做出说明,确定汪深兵在作案过程中的具体行为。

提纲中还提出了律师们此前对该案证据的质疑:根据现场勘查笔录,现场有27个烟头,两根弹力绳、一件短裤等物证及痕迹,侦查人员当时未提取唾液进行DNA鉴定,也未提取指纹进行痕迹比对。乐平检方要求乐平公安收集其他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汪深兵是否参与作案。

而关于方林崽与该案的牵连,在提纲中,乐平检方还要求乐平公安取证方林崽有关作案具体细节的供述,以确定方林崽是否有作案嫌疑。

虽当地司法机关目前尚未启动复查程序,但律师虞仕俊分析,汪深兵取保后,方林崽被检方追加指控的可能性大增,黄志强等四名背负“抢劫、强奸、杀人”罪名、服刑已达12年的囚犯,或将迎来重审翻案的契机,不过,没有人知道这一天何时会到。

律师一个月能挣多少钱视频

一个月挣多少钱, 能开这个车?

相关问答

问:律师工资多少钱一个月 律师一个月能挣多少钱

答:分不同的 律师事务所 平均工资2000-3000元,主要依靠官司的输赢获取业务提成, 有的一个月提成几十万,有的律师一个月提成 几千 不等, 也有的事务所 将提成作为年终奖发放, 年底可以发放 3万-几十万不等,看你的能力和官司来决定。


问:如果现在在扬州做律师一个月能拿多少钱

答:律师的收入主要看案源,案件的标的额,收入是不确定。只要认真对待权利,认真办案。可以解决生存问题,开始的一两年,因为没有案源要艰难一些。


问:做律师,一个月能赚五十万吗

答:因人而异,代理打官司是弹性收入,做企业法律顾问每月收入轻松比较固定,可以固定代理几家企业的法律顾问。综合看来,一个成熟的律师每月这个数是小意思。


问:一个普通律师一个月工资多少

答:倒霉吃饭都是问题


问:当律师一个月工资大概多少呢?

答:律师收入有两种方式: 一是按业务提成,有䅁才有收入 另一种是由事务所发工资,工资相对稳定但不高, 一线城市一般在5000左右 望采纳


问:律师一个月多少薪水?法官呢?

答:律师的收入要看你打什么官司,比如打船舶货运赔偿问题的官司,输了一分钱没有赢了获得高额提成,听说一律师打500W的官司他能拿到50W;普通民事诉讼就要少,无论胜负都向当事人收钱,有人还会赖掉,有个有趣的说法,当你接到一件民事诉讼时要准备打两次官司,第一次给当事人打,第二次起诉当事人要钱;刑事案子钱一般不会少,看你本事了。


问:律师一个月的月薪有多少?

答:律师的收入主要看接的案子,民事与刑事的价钱也不一样,每个城市的收费标准也不一样。


问:正式律师的一个月的工资是多少

答:我个人认为:
第一、根据我的理解,律师的工资构成,可能包括基本工资、效益工资、补贴等。基本工资就是每个月不管办理多少案件,都要支付的工资部分;效益工资取决于办理案件的情况,办理案件数量越多、办案效果越好,可能效益工资就越多,因而,每个律师的效益工资是不同的;补贴就是律师事务所根据该所实际收入情况向律师们支付的额外劳动报酬等。
第二、关于律师的工资标准,在不同的地区、不同的律师事务所、不同的律师是有区别的。大城市的工资稍高些;知名律师事务所的工资稍高些;著名律师的工资稍高些。
第三、一般说来,律师在刚开始执业的时候工资少些,工作几年后,工资标准会大幅上升。律师是个高工资的行业,即使刚开始参加工作的律师,其收入也能达到当地中等收入水平。
第四、综上,我的答复是:一是正式律师的工资因地区、律师事务所、律师资格不同而有所区别;二是律师开始执业,即有可能达到当地中等收入水平。
以上建议,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