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本文(《他是律师转做法官的第一人:前同事喜欢问我工资,问一次开心一次》)由来自绥芬河的用户投稿,并经由本站(中国律师库)结合主题:学律师是文科还是理科,收集整理了众多资料而成。主要记述了法官,法律,司法改革,律师,同事相处,法制等方面的信息。相信从本文您一定可以获得自己所需要的!

这名处于执业“黄金期”的律师,一转身,穿上了法袍。

在中国,从律师到法官这道旋转门,还很少有人走。这次司法改革以来,他是第一个。角色转换,如何适应?昔日同行,如何面对?回首一年,是否后悔?

近日,中办出台从律师中选拔法官、检察官的办法。南都记者(微信公众号:nddaily)对话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商建刚。他相信,今后越来越多律师会如他一样选择做法官。                                                              

商建刚。图由商建刚提供

商建刚。图由商建刚提供

“第一次开庭的制服是借的”

南都:做法官这一年,你办了多少案子?

商建刚:我去年6月30号上交律师证停止执业,7月23号被任命为法官,8月23号到岗,安排在民六庭从事金融审判工作,12月院里安排我同时承办民五庭知识产权存案,3个月审结存案,现在继续审理金融案件。10个月来,我绝大部分工作时间都在审理案件,能完成员额法官的考核指标。

南都:从律师到法官,角色转换难吗?花了多久适应?

商建刚:角色转换说难也不难,感谢我合议庭的审判长、书记员、法官助理,帮助我很快熟悉了判决书、调解书、裁定书的制作格式和语言文字风格,掌握了庭审流程。法院的信息化系统更是陪伴我、指导我办案的老师。去年9月份拿到第一个案子,第2个月就幸运的调解结案,基本上是一来就上手。

南都:第一次穿法袍是什么感觉?

商建刚:第一次开庭时,我的制服和法袍还是借同事的,和第一次穿律师袍一样,觉得挺新奇的,充满了神圣感和责任感。

南都:做法官有让你感到挑战的地方吗?

商建刚:法官工作还是很有挑战的,比如判决书,不能有一个标点符号或者文字的错误,要求非常高,如果把当事人的名字写错了,或数字后面多加了一个“万”,人家会跟你急,如果把2016年写成20016年,就被当笑话了。

工作中,会遇到当事人不开心。有一次我让当事人说话声音大一点,他竟然说我态度不好,当场发脾气,所以做法官说话限制更多,在微博上发言也不能跟别人对骂,要和颜悦色,对个人修养的要求更高。

南都:你之前做律师很成功,对自己做法官如何评价?

商建刚:我觉得我可以胜任法官工作,“忙时作业,闲时作文”,比较喜欢研究法律,研究裁判的标准。我的性格比较直率,愿意去进行法律释明,目前看来当事人还满意我的庭审风格。

“做法官感觉像做大学教授”

南都:中办最近印发了《从律师和法学专家中公开选拔立法工作者、法官、检察官办法》,你对这个文件怎么看?

商建刚:这个文件扩大了法官选任的来源。原来法官培养的路径,是从大学里选择优秀毕业生,经过5年书记员训练,通过考试,成为助理审判员,再经过约10年左右培养,成为审判员,这样一个花15年左右培养法官的方式。现在增加了一种渠道,就是从社会上遴选律师、法学教授做法官,今后中国的法官就有两类,以第一类为主,第二类(社会遴选)为辅,他们在一起工作,会产生很重要的积极效果,这一点我在工作中也逐渐感受到了。

比如,我的同事们对法条的专注、对判例的掌握、对内部司法口径的熟悉程度,都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而我做过律师,对业务流程、当事人之间发生纠纷的可能原因、各方诉求等,可以给他们提供一些参考,所以很多问题讨论起来特别能够碰撞出火花来。这只是其中一个好处。此外,我觉得从律师、法学专家中遴选法官、检察官,是对法院人力资源的一个有力补充,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制度设计,是值得所有法律人兴奋的事情。

南都:律师的从业经历对你做法官有什么优势?

商建刚:我认为,法官审案,相比较法律适用,难点往往在事实查明。可能是因为做过律师的缘故吧,我基本上能很快总结出双方没有争议的事实,双方存在争议的事实,双方共同认可的裁判标准,以及双方的争议焦点,能够注意到各方当事人的诉求是什么,为什么要打这个官司。我的案件调解率还比较高,同事给予肯定。但我从来不为调解而调解,会告诉他们类似事情通常怎么处理,把裁判标准这把尺子先亮出来,标准确定后,官司打下去,大家心里对可能的结果有所预判。如果他们愿意调解,通常这个案件的处理方式就是调解了。有同事评价说:你能看到问题所在的面,纠纷往往是这个面上的一个点,看到面再去解决点的问题,相对就容易解决。

南都:有人担心从律师中遴选法官会“叫好不叫座”,通道打通后,你觉得还要解决哪些问题,才能让更多律师选择走这条路?

商建刚:法院从社会上选任法官的人数毕竟量很少,总会有律师对做法官感兴趣的,关键是找到合适的人,这个很难。我国现有法官20万名,假设到时候律师出身的法官占比0.1%,也有200名来自律师的法官,如果是1%,总数将达到2000名。我相信,这些人放入法官队伍,会产生“鲶鱼效应”,对司法体系建设有百利无一害。

现在正在进行司法改革,换句话说,做事情是允许试错的,改革过程中才知道哪里需要更加完善,制度在推出来的时候,不可能把宏观、中观和微观都考虑得很周全,如果方向是正确的,那就义无反顾地去推进,在推的过程中,社会上存在这样或者那样的顾虑,也是正常现象,要允许有不同声音,这不是软弱,而是自信。

南都:有人担心,进了法院不是做法官而是“做官”,你在工作中有“做官”的感觉吗?

商建刚:我做法官后,最强烈的感觉是像做大学教授,认认真真办案,没有人打搅,没有一个人来打听、来打招呼,就像大学校长很难指挥教授怎么上课一样,领导也不会干预法官判案,自主性强,责任也大,一旦对案件形成了心证,就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判下去,我愿意对自己判的每一个案子终身负责,要说“做官”的感觉,在处理承办的案件时能感觉自己是最大的“官”。如果来了以后,每个案子都要汇报,自己不能做主,那我肯定干不下去。

如果有人为“做官”而来,希望有权力,想要那种围着你转、捧着你、伺候你的感觉,我劝这种律师不要来,因为法官不是官,到法院就要办案,就要亮剑,是要“打仗”的,哪有做官的感觉?要选安于从事一线审判工作的人来做法官。

南都:还有人认为,法官职位之所以不能吸引律师,主要是因为法官光办案就“累成狗”了,但律师不一样,可以静心研究自己喜欢的案子,你认同吗?

商建刚:这实际上是不了解情况。中国的法官都是专业的法官,细分程度很高,在他所审理的领域都是专家。律师有成长的过程,刚开始为了谋生,什么案子都接,很难把一个事情研究透彻,到了一定程度,比如成为合伙人,能力更强了,但要花大量时间去管理团队、维护客户、指导助手办案,无法对所有案件亲力亲为。我觉得自己还比较年轻,还需要更多时间去研究法律,想做一个纯粹的法律人。

商建刚在办案中。图由商建刚提供

商建刚在办案中。图由商建刚提供

“我不会非常强势地去推我的意见”

南都:你至今仍是上海唯一从律师做法官的人,这个特殊身份让你工作有压力吗?

南都:你一进法院就是三级高级法官,很多与你同龄的法官都没到这个级别,他们认同你吗?有没有年轻人觉得你占了他们的法官员额?

商建刚:从网上看到了这个情绪,这客观存在,没办法回避。作为社会关注的对象,要容忍嘲弄、讽刺、甚至是尖锐的攻击。身边同事倒是给我很多欢迎,更多关注的是我的业务能力,特别感谢他们。从律师选任法官,看的是在律师界取得的成绩以及是否胜任现在的工作,而且毕竟是少数,不存在谁占谁的员额、谁占谁的晋升通道问题。

南都:被任命之初,你曾担心能否和新同事愉快工作,现在和同事相处地怎样?

商建刚:我和同事相处很好,我不会非常强势地去推我的意见,比如正在审理的一个跨度14年的纠纷,有三种不同的处理意见,合议庭会花较多时间研究,大家一起去听证、查找判例、分享材料,有时同事被我说服,有时我被同事说服。其实在案件上大家谁都没有利益,都希望公正处理。当然,一些案件如果无法形成共识,我会坚持自己的看法,也写过“少数派意见”。

南都:前不久,“律师在法院被撕破裤子”一事引发关注,你转发了一篇“法律人何苦为难法律人”的文章。现在身为一名法官,你如何处理和律师的关系?

商建刚:做律师的时候,不知道一线法官的辛苦。现在做法官,我从来举双手欢迎律师,没律师代理的案子是我最头疼的。我和律师沟通非常好,有些年轻律师叫我“老师”,律师在诉讼过程中的权利我都尊重和维护。第一次听证,我会发给他们自己制作的《诉讼事项告知书》,上面有我的办公电话、电子邮箱和通讯地址,我会告知律师:律师与我的沟通全程留痕,且抄送给对方当事人。为此当事人会审慎发言,不会企图发一些不适合的内容给我。这也是一种自我保护。

南都:你做过律师,圈中有诸多好友,办案过程中遇到熟人怎么处理?

商建刚:我曾经在4家律师事务所工作过,我原先工作的律所有600多人,之前还在上海律师协会做了7年专委会主任,是律协的面试官,也给青年律师做培训,办案难免碰到熟人。有的是前同事,有的还打过对手,怎么办?我会第一告知双方,曾经是什么关系,然后询问双方意见,是不是申请回避,现在还没有一个人提出回避,因为我处理案件的全过程都摆在台面上,从不单独会见一方当事人,都在双方监督之下。如果他们从心里认可我的裁判,赢了是该赢的,输了也没办法,不存在关系亲疏远近的问题,让“公正看得见”。

商建刚在办案中。图由商建刚提供

商建刚在办案中。图由商建刚提供

“我不认为法官离职是司法改革的失败”

南都:置身其中,你怎么看法官这个群体,和做律师的时候比,看法有发生变化吗?

商建刚:做律师的时候,律协有一句话“会上多交流,私下慎交往”,法官在会上给我的印象是严谨、不苟言笑、跟律师保持一定距离。成为法官后,我看到了法官的另外一面,他们有自己的兴趣爱好、七情六欲,也是一日三餐,柴米油盐,现在感觉他们更亲切、立体,比如很多法官喜欢健身,身材保持得很好,生活比较有规律,有的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学,还有的法官写得一手好字,不再是原来那种一面的形象。

南都:这几天,最高法院新闻发言人离职的消息引发热议,你怎么看法官离职?

商建刚:如果说法官离职就是逃兵,就是没情怀没坚守,我们不能对个人做这样的价值判断。对离职法官,我们要看到他对法院做了这么多年贡献,相信未来在新的岗位上,也会对社会作出更多贡献。而且,尊重个性是社会进步的表现,人才流动才不至于阶层固化。

南都:为什么司法改革中,走的法官越来越多?

商建刚:这是个假命题。就上海的情况来看,司法改革后离职的法官其实并不多。有些人困惑,不搞司法改革,案件审批制的时候,法官不怎么动,现在司法改革给法官审判权、加工资,法官却走了,这是不是司法改革不成功的一个证据?我不这么看。

法官做律师,到大企业做法务,或做其他行业,无可厚非。人才流动有利于法律共同体的建立,有利于依法治国,这不是司法改革败笔。律师进法院要支持,法官出去也不要唱衰。

司法改革让整个司法环境变好了,法官即使离开法院也不担心会饿死。试想一下,如果司法改革的结果是没有人敢出去,降工资也不出去,哪又怎么评价司法改革呢?

“前同事喜欢问我工资,问一次开心一次”

南都:现在很多法官怕判错案被追责,觉得压力很大。

商建刚:法官就要对所有的行为负责,没有精钢钻不揽瓷器活。法官如果故意判错案,贪赃枉法,当然要追责。现在一些法官担心的是被错误追责,这虽然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但给大家带来是巨大的担忧,寄希望于通过进一步司法改革,让法律更公正,该追责的追责,不该被追责的不能被无端追责。

南都:你现在收入有多少?和之前做律师的时候比差距有多大?

商建刚:这没有办法比,现在的工资保密,要是告诉你又会引起社会热点的。我没有超有钱,现在主要靠理财,存款和原来购置的房产,基本上不太会影响生活质量,够用够花就足够了。要做一名堂堂正正的法官,就得过一种相对淡泊的生活。

有件很好玩的事情,我原来有些同事,特别喜欢问我工资,问一次他们开心一次。他们说,商建刚,你的工资只有这么点,比我助理还少啊。其实律师行业的“二八现象”更加明显。我原来调侃自己,别人的蜡烛一头烧,律师的蜡烛两头烧。

南都:为了做法官,你停了要收年费的白金信用卡,解散了自己的律师团队,放弃了很多,现在来看值得吗?

商建刚:人各有志。不是说因为我现在钱赚够了,所以才愿意去做一个普通法官,而是我对这个工作有兴趣,我觉得做任何事情首先是兴趣,能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我喜欢看世界,心中有一种旅游的心态,有句话叫做“无以言表的经历”,没有做过法官,很难体会其中的感受,这个经历是花多少钱都无法买来的。

我没有把这个事情看得特别高尚,就是按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来选择。这一年下来我的状态挺好,很享受现在做法官的工作,偶尔到大学讲讲课,生活节奏比原来慢了很多,可以回家吃晚饭,给孩子辅导功课,孩子和我比原来更亲了,睡得比以前早,还能锻炼身体。综合来说,我做这个选择,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40岁当法官早了些,45岁会更好”

南都:面试的时候,遴选委员会的考官曾问你,你能在法官队伍里待多久?

商建刚:当初我回答说“这也是我自己担心的问题”,我是很坦诚的。对于这个问题,至少我现在再看一年前的选择,觉得是对的。我收获了更多研究法律的时间,以及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

我希望呈现一个真实的商建刚,没必要塑造成一个舍身取义的英雄人物。我想若干年后,这样的事件肯定不是新闻了。

南都:20多年前,你从湖北黄冈被保送进入复旦数学系,但只学了一年就转到了法学院,似乎你特别有勇气走人生的“旋转门”?

当事人给商建刚(右一)送锦旗。图由商建刚提供

当事人给商建刚(右一)送锦旗。图由商建刚提供

商建刚:我个性中喜欢创新的东西。大学里成了复旦保送生转系第一人,毕业后做律师,一直非常兴奋,做了几个全国首例的案件,也承接了一些国际业务,到国外看到人们有一种对法律敬畏之心,这是我特别羡慕的。人生短暂,我希望能够为这样的社会环境做点微不足道的事情。

做法官挺难的,但自有其魅力,你会感受到,做事情是可以没有目的而且获得认可的,这非常重要。一次我开完庭,旁听席上鼓掌,有时当庭审理完一个案件,双方当事人都说“谢谢”,还有当事人送来锦旗,表扬我们在最短时间处理利益纠纷让“三方满意”,这个时候,能体会到做法官的获得感。

南都:“人尽其才,用当其时”,你觉得在自己40岁的时候选择做法官,是正当其时吗?

商建刚:稍微早了点。如果做律师满20年,到45岁做法官更好一些,因为相对做律师来说,法官的节奏稍微慢点,再过5年也可以赚更多的钱(笑),人的心态可以再缓慢一些。

南都:都说“四十不惑”,你现在有疑惑吗?

商建刚:工作7年的时候,我有一些困惑,那时候结了婚,生了孩子,买房买车,该有的好像都有了,不知道自己要什么。2008年我去哈佛游学,回来继续从事律师工作。现在,作为一线法官,日子过得忙碌而充实。日本作家松浦弥太郎在《给40岁的崭新开始》里说,“自己想做什么,不是自己能决定的。既然如此,就把决定权交给人们吧。”人们有什么需要,我就去做,同时不让他们失望。

拓展阅读

学医应该选文科还是理科呀?: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n/245400725.html

学文,考中国政法大学得多少分,需要的分数好考吗?: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n/2076075270771642388.html

女生学什么职业比较好盘点女生最吃香的职业:http://www.gaosan.com/gaokao/206678.html

孩子学文还是学理: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n/365993476.html

2017考研最受文科生青睐的专业:法学:https://wenku.baidu.com/view/47dd8e3900f69e3143323968011ca300a7c3f672.html

文科理科哪个好就业哪个就业率更高:http://www.gaosan.com/gaokao/181841.html

相关问答

问:如果想当律师 学文科好还是理科好

答:相当检察官的话,学文最好。想当律师,学文学理都可以,只要过个司考就可以。学文做律师自不必说,学理做律师,可以在知识产权、建筑工程等专业领域发挥特长。不少知识产权法律职业都需要有理工背景的。


问:律师学的文科还是理科??

答:律师学是文科。
律师学培养系统掌握法学知识,熟悉我国法律和党的相关政策,能在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和社会团体,特别是能在立法机关、行政机关、检察机关、审判机关、仲裁机构和法律服务机构以及涉外、涉侨等部门从事法律工作的高级专门人才。


问:律师属于理科还是文科

答:大多数律师属于文科,也有一些从土木工程、医学等转行来从事律师的,他们则是理科毕业。
律师大多毕业于法学专业,而法学专业是文科专业。
一、文科又称人文社会科学,顾名思义,以人类社会独有的政治,经济,文化等为研究对象的学科。
二、大学文科设置有:政治学,经济学,法学,哲学,历史学,文学,艺术学,外国语言与文学,新闻传播学,人类学,社会学,民族学,管理学,教育学等等。


问:律师是招收文科生还是理科生?会优先考虑文科生还是理科生?

答:1、律师这个职业肯定是法学专业的毕业生应聘的工作,在大学招生中,法学专业是文理兼收专业,既招收文科生,也招收理科生。文科生理科生都可以报考。
2、各院校的法学专业是按照文科生,理科生分别编制招生计划的,文科生和理科生是各自单独投档录取的。不会有优先考虑文科生还是理科生的问题出现。
3、如果你想报考法学专业,文理分科时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文理科科目特长选择能够使成绩最大化的科目。


问:律师是理科生还是文科生

答:律师是政法学院培养出来的,所以属于文科生,你可以选择文科。想要当律师,需要通过国家法律职业资格考试。2018年开始,国家司法考试将改为国家法律职业资格考试。 不只是律师、法官、检察官、公证员需要通过该考试,从事行政处罚决定审核、行政复议、行政裁决的工作人员,以及法律顾问、法律类仲裁员也需要参加并通过考试。
扩展资料:成为律师的流程:1、通过国家司法考试。2、取得《法律职业资格证》。3、联系律师师事务所,申请实习。申请被获准后,向律师协会领取《申请律师执业人员实习证》。4、在实习期内,接受律协组织的统一培训,并通过考核(律协会颁发《培训结业证》或《培训合格证》一类的证书)。 5、实习期满,交还《申请律师执业人员实习证》,凭《培训结业证》以及律协出具的其他材料,向当地省级司法行政部门(省、自治区为司法厅,直辖市为司法局)申请《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执业证》。 6、取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执业证》,就正式成为了一名律师。参考资料:百度百科-司法考试参考资料:百度百科-律师